南方有乔木

  • 商城价:
  • 市场价:
  • 25.00 手机购买更便宜

累计评价

0

累计销量

1

  • 配  送:
  • 品  牌:
  • 数  量:
  • - +
    库存:99
店铺总分: 0.00
  • 评分明细
  • 与行业相比
  • 商品0.00
  • -100%
  • 服务0.00
  • -100%
  • 时效0.00
  • -100%
  • 公司:
  • 所在地:
  • 湖南省 长沙市

商品名称:南方有乔木

  • 品牌:
  • 货号:TP0000069
  • 商品参数

    • 字数:230000

    • 页数:2963

    • 开本:大32开

    • ISBN:9787519004118

    • 版权提供:中国文联出版社

  • 编辑推荐

  •   1、高智商、高情商的一对恋人 
      天才个性少女+痞气“混混”的高智商、高情商对决&相互依存 
      3、首部以无人飞行器为行业背景的都市小说  
      4、附赠万字番外 
      5、这是爱情吗?
      如果这是爱情的话,为何这一切的滋味她都觉得那么陌生?
      如果这是爱情的话,为何她就像从来没有爱过一样?

     

  • 内容简介

  •   后来种种迹象表明,南乔和时樾在一起,都是出于本能,也早已注定。
      初始源于他对她说的一句话——“南小姐,说不定你很需要我。”
      是的,平安夜亲眼目睹男友出轨,分手后公司又被撤资,南乔很需要时樾。
      她抛弃了家族的庇护,只为在无人飞行器领域独闯一片天地。
      曾经十六岁的她,不知道改变她人生的那篇论文,给当时的时樾带来了怎样毁灭性的的打击。
      如今是南乔的坚持和信任,让时樾那颗离群索居了十二年的漂泊者之心,终于得了皈依。
      本能地在一起,因为他们是一类人。
      为了荣誉、理想而奋斗,又爱得不遗余力。

     

  • 作者简介

  • 小狐濡尾
    漂在北京的湖北人,本职工作之余,尤爱以白纸对青天,以笔底人物悲喜,抒胸中丘壑起伏。古言、现言均有所涉猎,风格多样,目前已签约出版作品三部。
    代表作品:《女官》《囚在湖中的大少爷》《南方有乔木》

  • 目录

  • 第一章 平安夜的谎言 / 001
    第二章 放肆欣赏 / 015
    第三章 一生只做一件事 / 032
    第四章 如果这是爱情的话 / 054
    第五章 南乔的晚安 / 067
    第六章 地铁、吻和阿尔山 / 085
    第七章 他真的很贪婪 / 104
    第八章 狠心 / 122
    第九章 爱情是两条平行线 / 136
    第十章 他的选择 / 150
    第十一章 你眼中,曙光的火焰瞋斗 / 171
    第十二章 我成就你,也毁灭你 / 192
    第十三章 彻底告别吧,那十年 / 207
    第十四章 我的灰姑娘 / 229
    第十五章 盛放 / 244
    番外一 生生不息 / 262
    番外二 双木成林 / 267
    番外三 三木为森 / 272
    番外四 天长地久 / 280
    番外五 爱是永不止息 / 288
    番外六 碎片 / 292

  • 媒体评论

  • 出乎意料的好看,比一般小言多了份理想的光芒,也是我最近所看到的所有商业题材的小言中,最为流畅的。南乔该是一个多么遥远的女孩。
    ——豆瓣读者

    意外好看。不矫情不做作,题材新颖,写的是目前国内还算空白的低空领域。少见的男女都不作好好生活的现言。
    ——豆瓣读者

    熬夜读完的,很喜欢。雅痞男主VS红二代无人机设计师女主,女主被劈腿渣男撤资后遇见男主,男主在女主那里发现导致其当年命运改变的关键事件。但他还是很欣赏女主,决定投资。进一步了解对方之后,两人产生感情。女主不在意身份差距,连最后的告白都很勇敢。女主涉及的新领域,读着还真挺有意思。
    ——豆瓣读者

    很喜欢这本,男女主的个性都很有特点又很吸引人,而且作者的描写也很到位,有些地方恰如其分,有些地方点到即止,有些地方留有余地,加油哦,又有一个值得追问的作者了,期待你的下一本,当然还有这本的番外~
    ——晋江读者

  • 图书书摘

  • 第一章平安夜的谎言


    南乔低头看了眼左腕上的手环:17点43分24秒。

    距离常剑雄与她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3分24秒。

    但常剑雄还没有出现。这让南乔不免皱起了眉。

    自从南乔十六岁被送到德国去念书,她和常剑雄就很少再见面。算到现在,十年有余。前段时间常剑雄给她发来一封邮件,告知他在西藏五年的服役期已经结束,最终选择转业到他父亲的武装押运公司工作。

    南乔不喜欢社交,甚至是厌恶。哪怕是这种单独的会面,于她而言都是莫大的压力。好在常剑雄并不算外人。他来到北京,约她会面,她没有拒绝。

    世贸天阶这个地方是常剑雄选的,南乔在北京三年,却从来没有来过国贸CBD这片地区——尽管她的未婚夫周然就在国贸大楼工作。

    现在,她在高大的天幕之下茫然四顾,天色黯淡下来,大风卷起地上干燥的雪粒子往她裸露的脖子里面灌。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把笼在身上的大棉袄的领子扣上了。

    南乔看了眼手机,开始有些焦虑没有存常剑雄的号码。

    临近平安夜,世贸天阶的人渐渐多了起来。

    旁边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:“妈妈,你看那个大姐姐,用的还是诺基亚!”

    南乔:“……”

    她不知道是应该欣慰那小孩叫她大姐姐,还是惆怅被嘲笑用的手机太过时。

    年轻时尚的妈妈责备地拍了小孩一下,向南乔投来歉意的目光。

    的确,在这个智能手机流行的年代,还在用诺基亚3120的她,是个不折不扣的异类。

    但倘若有人能注意到她左腕上的手环,就会知道这个高挑秀长的年轻女人,绝不是什么老古董,反而是科技圈里走在最前面的极客。

    南乔下意识地摁亮了手机屏幕,屏幕上干干净净的,并没有周然的消息。

    平安夜,周然同她说要加班。

    她知道周然所在的那种国际大投行,一周上百小时的工作时间是常有的事,平安夜加班,并不足为奇。更何况她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,两人便爽快地达成约定。

    她这手机,还是周然七年前开始追她的时候买的,至今,上面也只有周然一个人的号码。

    她懒,平时都极少解锁屏幕,要联系周然时,按下紧急联系人就拨过去了。

    常剑雄还没有来。

    南乔兜了棉衣的大帽,在高耸的大理石柱下踱步,忽然前方一辆幻影黑的A8疾驰而来,挟着雪风一个漂亮的刹车,在禁行线前面停下。

    南乔微微吃了一惊——

    不只是这明利潇洒的刹车声她无比熟悉,甚至连那车,那车牌号,都是她再熟悉不过的。

    周然?

    走下车的男子英俊、轩昂,有着迷人的温柔微笑。

    只是这时候,这笑容并非因为看到了她。

    南乔站在大理石柱后面,看着周然走到了车的另一边。她本来就因为寒冷而苍白的脸色,变得更是惨淡。

    周然拉开另一边的车门,双手捂着一个打扮清纯的女孩儿的双眼,将她从车上带了下来。

    这女孩儿穿一件粉白色的大衣,樱色唇蜜,浑身的青春气息汪洋恣肆。

    被周然从背后紧拥着,捂了眼,她用手去掰周然的手,咯咯咯笑个不停:“你干吗!好讨厌啦!”

    周然按住女孩儿在他怀中亲昵的扭动,嘴唇在她耳边低低地念:

    “十,九,八,七……”

    “四,三,二,一。”

    南乔低低地接住,静静地看着人来人往的天阶。

    “一”的嘴唇尚未合上,周然放开女孩的双眼——

    一刹那之间,天阶两侧的火树银花由进而远次第绽放,天幕唰地魔幻般开启。

    《ChristmasisAllAround》的前奏响起来了,天幕底下,原本散漫着走来走去的行人,仿佛突然之间被音乐唤醒了灵魂,面对着周然和女孩,整整齐齐地,一起歌唱舞蹈。

    Ifeelitinmyfingers,Ifeelitinmytoes,Christmasisallaroundme,andsothefeelinggrows……

    就像圣诞电影《真爱至上》中老Billy那样的欢歌热舞。这一出快闪,将整个世贸天阶的节日气氛都带动起来了。天幕上不断闪现着飘舞的雪花,挂满了礼物的圣诞树,圣诞老人的雪橇和驯鹿……

    被震惊到的路人纷纷驻足,咔嚓咔嚓地不停拍照。最为惊喜的,自然是那女孩儿。南乔注视着她,看着她眼中从惊讶喜悦,逐渐变为崇拜爱恋,转过身来双手环抱住周然的脖子,脸上都是满得都要溢出来的柔情蜜意。

    然后他们接吻了。

    南乔不用想,都知道周然在女孩耳边呢喃的话语——

    “……YouknowIloveyouIalwayswill.Mymind'smadeupbythewaythatIfeel.There'snobeginning,there'llbenoend...”

    南乔有些想笑,好多年前,周然向她表白的那一晚,与今夜如出一辙。

   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这一招还没用老。

    现在年轻的女孩子,仍然吃这一套。

    南乔觉得心底有一种黑暗的、腐朽的情绪在蔓延。她听到了“哐啷”一声,那是潘多拉魔盒打开的声音。

    她嗅到了腥味,那是嫉妒、愤怒,夹杂着仇恨的味道。

    这些味道于她而言是陌生的。她将近二十七年的生命中,并不曾强烈地感受到过这些情绪,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不存在。

    女人总是一厢情愿地相信自己就是爱人眼中的唯一。

    于是最令女人心碎的,莫过于亲眼看到爱人将对自己做过的事情,复制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上。

    如果爱也可以复制,那还能叫爱么?

    如果这一份亲密,并不是他与她所独享,那么她也不过是他玩过的众多女人之一。

    南乔是一个很冷感的女人。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并不具有这些复杂的情绪。

    这是人性,与生俱来,根植于每一个女人的人格之中。

    南乔还不是神仙,也不是圣母,见到自己还有一个月就要结婚的男人和别的女人亲在一起时,也会怒不可遏。

    她清楚地感觉到这份愤怒正在试图改变她,要把她变成一个她所不想成为的人,一个扭曲的、丑陋的、哭泣不止的、当街破口大骂扭打纠缠的泼妇。

    她只要一想到就不寒而栗。

    于是南乔选择了匆匆走开。

    雪下了起来。人们都在欢呼。

    是啊,多好的平安夜啊,应该颂唱弥撒的平安夜,应该彼此祝福和亲吻的平安夜。

    南乔摘掉了棉衣的帽子,解开了颈上的扣子。她里边仍如其他三季一样,穿着简单到极点的白衬衣,和一条单牛仔裤。只是冬天,踩了一双又软又旧的雪地靴。

    这样单薄的穿着让她清醒克制。她拿出手机,给周然打电话。

    透过川流不息的人群,她还是能看到周然和那女孩拥抱在一起。

    她拨了三遍周然才接。

    “喂。”

    “周然。”

    “嗯?”

    南乔凝息,没有说话。她靠在世贸天阶一个偏僻的阴暗处,风声呼啸过耳。

    周然反应过来了一些,将女孩儿推开了一点距离,用手按住了话筒遮开周围嘈杂的人声,声音开始变得温柔。

    “小乔,我在外面和同事吃饭呢,你有没有好好吃饭?”

    “吃过了。”南乔冷漠地遥望周然,淡淡地说。

    “哦。”

    周然“哦”了一声,南乔远远地,都能依稀分辨出他脸上堆砌出来的笑。那女孩嘟着嘴,不耐烦地扯着他的衣角,被周然竖起一指在嘴唇前,示意她安静点。女孩不高兴,将冰冷的手扣上他的脖子。

    周然猝不及防,被冰得“唔”了一声。

    “你怎么了?”南乔问。

    “……没事,刚才有个同事跟我开玩笑,被可乐罐冰了一下。”他温存地笑着,“我等会儿还要回公司加班,今晚到家可能会晚点。你也别在公司耗太久,外面下雪了,冷。”

    “哦。”南乔说。停了一下,又叫了一声他的名字,“周然。”

    “嗯?”

    “分手吧。”

    “……”周然被吓了一跳,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看了一眼,确定南乔还没有挂机,又放回耳边,急躁地说,“小乔你说什么?”

    “分手。”南乔简单明了地重复了一遍。

    “呵!”周然有点痛苦地喘息了一下,“开什么玩笑?”他神色凝重起来。那女孩愈发地不耐烦,噘嘴、跺脚也引起